结夏安居

时间:2014-11-16   所属栏目:学院生活  


 

在寺院修行习俗中,像每日两次的课诵与每月两次的布萨(即说戒 ),虽然次数频繁,反覆进行,但每次的时间都较短,属于小规模、短时间的日常修行活动。另外,寺院中还有一种长时间、大规模的修行活动,这就是一年两次的安居。

安居,来自于印度佛教,梵文作Varasika,所谓“安”,是指将身心收摄于静的境界;“居”指修行者应将身心安于一地。“安居”,就是要求僧人在一定时期内,不能离开寺院,而在寺内专心用功修道。古代印度佛教的安居只在雨季(夏季)举行,所以安居又译作“雨安居”、“夏安居”。在安居期内,任何僧尼都不得外出。汉化寺院初时也是采取一年一次安居的,但在禅宗大兴之后,寺院中不但有夏安居,而且还仿照夏安居的形式,创制出冬安居。这样,汉化寺院在夏、冬季就各有一次为期九旬的安居期。

寺院的夏安居一般在农历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之间。夏安居也简称作“夏坐”或“坐夏”,故其开始阶段又称为“结夏”,结束则称为“安居竟”、“解夏”。冬安居一般在十月十五日,到次年正月十五日之间。开始阶段称为“结冬”,结束则称“解冬”。清仪润《百丈丛林清规证义记》中讲到安居时就说:

今丛林结夏以四月望,解夏以七月望。又结冬以十月望,解冬以正月望。??成规久立,化在随宜。千余年来,周旋规矩。

这就是说,安居在寺院中不仅仅是规矩、制度,也成为一种习惯、习俗了。由于一年之中,僧人(尤其是禅僧)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要在安居期中度过,所以安居是各种修行活动中最重要、也是最磨炼僧人意志、品行的一种修行活动。而在世俗看来,则是最单调、乏味的修行活动了。

在安居期内,寺院完全处于封闭状态之中,包括安居期所需的一切生活用品,都已早早囤积充足,再不必外出化缘求取。而且还要锁起供行脚僧休息的旦过寮,闭门谢客,杜绝一切可以引起人欲念的活动,静心寡欲,开始安居生活。古人有首诗这样描写寺院中的安居习俗道:

今朝四月十五日,行脚师僧念头息。草鞋干晒待秋风,金锡罢游留靠壁。鸬鹚偏爱守空地,凤凰岂肯栖荆棘。平生肝胆向人倾,相识犹如不相识。

诗中说,进入安居期,喜欢云游的僧人也不得不静下心来,晒起草鞋,放下锡杖,守着空屋,一心修道,甚至碰到相识之人,也只能权作“不相识”了。这里展现了多么生动的安居风情。

安居分为“夏安居”与“冬安居”,两次安居既有相似之处,又有较大的差别。这里让我们先看夏安居。

夏安居

夏安居从夏季的第一个月开始,时间为九旬,这是根据印度历法而定的。印度历法将一年分为三季,如果用中国古代历法换算,自十二月十六日到四月十五日是春季,四月十六日到八月十五日是夏季,八月十六日到十二月十五日为冬季。安居期在印度是九十天,正好相当于中国农历的夏季三个月。所以,汉化寺院的夏安居期也就定在夏季三个月,从四月十六日到七月十五日的这一段时间了。

佛教规定夏季为安居期,与佛教的教义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印度夏季有三个月的雨期,这一段时间正是万物萌发生长的时期。为了避免僧尼外出时会在无意之中伤害了草木小虫,犯了“杀生”大戒,违背了佛教大慈大悲的根本精神,所以,佛教规定僧尼在雨期必须居于精舍,不得外出,这样,既可防止伤生破戒,又可使僧尼有一个专心讲经修道的机会。

安居开始的时间一般是四月十六日,但由于种种原因如果安居在四月十六日开始不了,也可向后推延。由此,安居又有所谓“前安居”、“中安居”、“后安居”三种。四月十六日开始的安居称为“前安居”,四月十七日至五月十五日之间开始的安居称为“中安居”,五月十六日开始的安居称为“后安居”。但无论如何,安居期不能少于九十天,故安居的开始日期也不能超过五月十六日。因为印度的夏季从四月十六日到八月十五日是四个月,而安居期只需要三个月,所以,在四月十六日到五月十六日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哪一天开始安居,都能在八月十五日以前到九十天,都能与夏安居的时间相符。不过,寺院一般都以前安居为原则,中后安居只是一种对不能按时开始安居的补救。

安居生活虽然极为单调、闭塞、寂寞,但进入安居时举行的仪式却很隆重。四月十五日,也就是夏安居的前一天,寺里一早就挂出了“安居”的牌示。这一天,整个寺院都呈现出一片繁忙景象。知客知会维那及各寮堂负责人,忙着开列僧众名号、戒腊,并登记造册。知事则忙于清点人数。法堂(或斋堂)里香灯师正在为所有的僧众铺设蒲团。法堂正中上首,早已摆好一张方桌,上面供着释迦牟尼的小像一尊,或者供着写有“安居会上,中天教主,本师释迦牟尼佛”的牌位。佛像左边,准备了住持之座。前廊下桌子上,则摆上了韦驮天像。堂中央的小桌上,摆着筹盘、空盘。另外,在佛像、韦驮像、住持座前也都放置了一枚大筹,等着行佛时用。为了不致在第二天安居仪式上出现混乱,十五日这一天寺内还要专门请住持招集僧众讲习礼仪,使大家熟悉安居仪式的各项程序。

四月十六日一早,安居期开始。安居仪式的第一项内容,就是到大殿拜佛。早粥后,随着三声大钟长鸣,僧众便齐集大殿烧香、拜佛。先由维那领着众人唱道:“释迦如来,结夏安居”,众僧随声而和。维那拈香众拜佛之后归位,僧众则齐声唱颂《安居文》:

大德一心念,我比丘某甲,今依某某寺僧伽蓝大界内,夏三月结制安居。

连唱三遍,再齐诵《大悲咒》三遍,然后绕佛,绕佛归位念偈咒,向佛祖表心迹:

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。法门无量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。唵,钵啰末怜阤(宁+页)娑婆诃。

这段偈语要三唱三和。唱和完毕,紧接着跪念《怡山文》,再起立结赞:

安居期结,道体先成,殷勤发愿猛修行。经论作规绳,戒律圆明,顿登法王身。欢喜地(三次称举 ),结夏功德殊胜行。

赞声即落,众僧应齐向释迦佛三拜,再回到法堂。拜佛仪式是寺院进入安居期的序曲,它标志着寺院安居的开始。

僧众回到法堂,即正式开始进行安居修行。安居期内,朝暮课诵仍照常进行,其余时间,安禅的僧人照例坐禅,不坐禅的僧人便以念佛为常课。每日早粥后上殿,念《楞严经》中《势至圆通章》一遍,《大悲咒》、《小悲咒》、《心经》各一遍,念佛号五百声。小食(禅家早晨所吃的点心)后,念《十六观经》中《杂想观章》一遍,《往生咒》三遍,佛号五百声,礼阿弥陀佛十二拜。午饭后念《大忏悔文》,佛号五百声。晚课照常。黄昏后,再念《十六观经》中《上品上生章》一遍,《往生咒》三遍,念佛号千声,拜阿弥陀佛十二拜。

安居期内,寺院中不但要每日按时诵经念佛号,还有讲经、讲律、讲论的习俗。一般情况下、经、律、论都由住持主讲,有时则由住持委托他人代讲。讲课地点设在法堂。

寺院在安居期还多设有安居规约。安居规约要比平素寺规更细,如在讲课期间,僧人破了根本大戒、喝酒、与人争吵、诋毁讲法、诋毁法师、同学,都要被赶出寺院;倘有僧人不与众人共同上堂、三次不到或偷看其他书籍、打瞌睡、不用心听讲等等,都要被赶出讲堂或受罚。

这样的安居生活经过三个月十九天,到七月十五日结束,这就是所谓“解夏”。“解夏”也像“结夏”一样,举行一番类似的仪式,要由住持向全寺僧众正式宣布“安居结束”。
 

冬安居

夏安居是沿袭印度佛教古制而来的,而冬安居却是禅宗兴起之后,汉化寺院中独有的。冬安居的体制、形式基本上全都仿照夏安居,如安居期为三个月,安居时不得离寺外出,亦不得接待行脚僧等。但冬安居的修行内容及方式却与夏安居有较大差别。

冬安居自十月十五日开始。这一天早课前,寺院中钟板齐鸣,集合僧众,在维那的带领下,僧众入大殿向佛祖、菩萨唱颂赞偈,并向佛礼拜、祈祷,然后迎请住持拈香上座,为众人说法。维那向僧众宣布:“今晚起七,上单养息。”当日晚课后,维那先鸣引磬巡寮,众僧则到斋堂去吃普茶。在吃普茶仪式上,维那要宣布共住规约及禅堂堂规,说明冬安居的“禅七”由此开始。

冬安居中最重要的行事即是“禅七”。“禅七”也叫“打七”,即以七天为一期的坐禅。在寺院修行生活中,坐禅是其中一项很重要的内容。但寺院平日的坐禅,由于还有其他各项活动,每次的时间不可能很长。为了使僧人能尽快地通过坐禅悟出禅境,寺院通常从九月十五日开始,便在坐禅时加香一炷,延长坐禅时间。进入冬安居以后,寺院更把修行的主要事项放在坐禅上。

冬安居的坐禅每七天是一期,故称“禅七”。开始进入禅七阶段称为“起禅七”或“起七”,结束称为“解禅七”或“解七”。禅七起日一般在十月十五日,但也不一定拘限于于此日。在冬安居期间,可以从十月十五日“起七”一连打七七四十九天,到腊月初八解七。也可以打上十七七十天,再解七。具体从那一天始,那一天结,都是可以灵活掌握的。

冬安居的禅七还有一点比较特殊之处,就是它不仅不避忌外人,而且还特地广招着衲衣而游方的僧人前来专修禅法。因而有许多僧人眷属及行脚僧在冬安居前赶来参加。当然,外来僧俗必须是男性,尼姑及其他女性是不得进入禅堂的。

禅七的坐禅也有一套特定的程序,当寺院鸣响二板,即开始坐禅。二枝香后可食用小点心,四枝香后在斋堂用斋,六枝香时饮一杯清茶,八枝香时用一杯炒糯米,十枝香后可休息燃一枝香的时间。待寺院敲过四板,僧人开始净面,各归坐位,饮糖茶一杯,吃糖饼一个,此时,也就到了早课时间。“禅七”期间,僧人不得回寮上铺,除了规定可以离开禅堂如早晚课诵、吃饭、净手等外,其余时间都得在禅堂坐禅。

禅七期满,则要“解禅七”。解禅七一般请住持或高僧为众僧说法。说法后,维那常常会说些客套的话,诸如“多日辛苦,两序同参师,礼谢首座师”等,领着众僧三拜,在晚课鸣钟礼祖后,禅七便告结束,僧人可以离开禅堂,各回本寮了。

到了来年正月十五日,开始“解冬”。解冬仪式如同结冬。解冬后,凡愿出寺求师学法的僧人,便可向住持告假启程。倘不告假即离去,会被认为是私自逃离寺院,知客将在寺中挂起逃单牌,上书“今日某时某执某甲,私自逃单。”逃单僧人日后若再回寺院,就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。

寺院很重视一年两次的安居,尤其是结夏、解夏,被看作是寺院的大节。一般来说,各个寺院都有夏安居与冬安居的习俗。但也有例外,如在清代,寺院中就曾出现过只结冬不结夏的现象,《百丈丛林清规证义记》中就曾提到:“迩来禅宗,只结冬而不结夏,殊违佛制。”这样的特殊易俗现象,很快就得到了纠正,近代一些寺院仍沿袭结冬坐禅、结夏讲经、讲论、学律的习俗。

 


上一篇:布萨

下一篇:早晚课诵